详细信息
标    题:  
谁来关心这群下岗困难职工?
来信时间: 2016-10-12 12:00:34
内    容:  
我们分别是隶属于“宜黄县中小型企业管理局”(原:乡镇企业管理局)下属单位:木竹制品集团公司(国有预算外企业)及日用木制品(大集体)的员工。 1988年9月,经县劳动局批准兴办了大集体企业,名称为:日用木制品厂,招收了 18个工人(因各种原因调离,目前剩余8个)。大集体企业日用木制品厂,当年由朱炳池承包经营(1988年--2002年,期间也从未为我们缴纳过社保金),朱炳池不承包后,企业就关闭状,直至现在。 1992年,乡企局为解决局机关子女就业,经县政府批准,成立了国有预算外企业(木竹工艺制品集团公司},经劳动部门批准招收了包括社会青年在内 7人,(调离了5个,现在就剩两个)公司成立后,由于资金缺乏,先天不足一直未能投入运行,更谈不上为职工缴纳社保金. 自单位下岗以来,我们的生活就陷入困境,异常艰难。这样的一群弱势群体被抛向社会后,从来无人问津。因为企业并无固定资产,所以也无从享受现在所谓的企业改制,买断工龄等国家优惠政策。 在劳动力市场竞争十分激烈,连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都面临就业难的境况下,我们的“再就业”之路一直异常艰难。我们到劳务市场找职业没有任何优势,论体力、精力比不上进城的农民工,论文化比不上待业的大学生,只能应聘一些报酬最低条件苛刻的岗位:商城营业员、卫生员,保安,保姆等,而且及其不稳定..............随时又再失业的可能........然后每月拿着低廉的工资,孩子尚在求学阶段,家里老人还需要我们的经济上给以补贴,在这么艰难的条件下,我们怎么可能缴纳的起每年高额并不断上涨的社保金?当然我们表示个人应缴纳的部分我们自己咬牙去承担,可是为什么单位早无班可上,却要我们自己除缴纳个人部分,还得承担社保必须缴纳的高额“单位部分”?生活之艰难本就常常我们捉襟见肘,不堪其苦。 所以这么多年拖着,不是不想缴纳,而是每年那几个微薄收入下,实在是无力负担几乎占去工资收入80%的社保金,每每看见社保缴纳的数字年年在增长,甚至乎年年层叠翻滚的利息,真真的心在滴血,欲哭无泪,!!!!! 从下岗之日2000年1月算起, 截止2015年12月底,我们分别: (木竹工艺制品集团公司}钟国红共欠缴社保金81596.28元(单位:50200.26 个人19821.6. 滞纳金11574.42 截止2015年12月) (木竹工艺制品集团公司}符节才共欠缴社保金社保金89927.83元(单位缴53901.53元,个人缴2071.98元利息15254.32元 截止2015年12月) 日用木制品厂}许春云共欠缴社保金967060.15 元 (单位 58922.27 个人23409.76 滞纳金 14374.12 截止2016年10月} {日用木制品厂}欧阳菊红共欠缴社金62810.64元 (单位 38367.74 个人 15070.34 滞纳金 9372.56 截止2016年10月} {日用木制品厂}罗志平共欠缴社保金96396.16 元 ( 单位58653.35 个人 23409.76 滞纳金14333.05 截止时间:2016年10月) {日用木制品厂}吴元平共欠缴社保金96396.16 元 ( 单位58653.35 个人 23409.76 滞纳金14333.05 截止时间:2016年10月) {日用木制品厂}熊国建共欠社保金 96396.16元 (单位58653.35 个人23409.76滞纳金 14333.05 截止2016年10月) {日用木制品厂}熊国斌共欠社保金 96396.16元 (单位58653.35 个人23409.76滞纳金 14333.05 截止2016年10月) 等等。。。。 以上数据来源宜黄县社保局。    每天都在感叹,在2016年的今天,全国形势一片大好,农民都有低保,也有60岁退休的待遇,那些国企,甚至国家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就更不用说,大家都在共享和谐社会带来的成果,也充分的体现国家的强盛,政策的阳光。可是我们这些下岗企业失业职工呢?一辈子在不同程度上都为国家做出过贡献,年轻时把青春跟热血奉献给了国家建设。人到中年也继续在为国家建设添砖加瓦,这些长年饱受下岗失业阴云笼罩的的失业人员,虽生活脱离饥寒,但还在活在老无所养,老无依靠的惶恐中。工作二、三十年后,因为缴纳不起高额的社保而最终还是要被这个“和谐社会”抛弃么???苟且于人世、人权、生存权、劳动权没有被保障。这群这长达20多年之久的这群失业下岗困难职工,现在心理极度不平衡!!!!! 为此我们请求政府:解决我们因为下岗失业无力解决的“单位应缴纳的巨额部分”,自愿承担个人应该缴纳的社保金,彻底解决我们能够按时退休的实质性问题。 木竹工艺制品集团公司 日用木制品公司全体 下岗职工

处理情况
处理状态:  已回复
答复内容:
  

      钟国红同志:你好! 一、来信人基本情况 钟国红,女,48,家住丰乐市场,系2000年1月从隶属原乡镇企业管理局的木竹工艺制品集团公司下岗的工人。 二、来信人反映的问题及诉求 钟国红因下岗后遇到再就业难问题,生活较为拮据,现面临即将退休,需要补缴所欠社保金,自下岗后至2015年底欠缴社保金81596.28元(其中单位部分50200.26元、个人部分19821.6元、结欠利息11574.42元),这一大额社保金让她感觉难以承受,希望政府及有关部门给予政策减免单位应缴纳的部分。 二、调查核实情况 钟国红系原乡镇企业管理局干部钟鸣春之女,于1988年4月由人劳局通过集体单位招工([88]宜劳集招字38号)进入日用木制品厂(大集体企业),于1992年9月调入木竹工艺制品集团公司为合同制工人(宜劳调字NO.0003665),直到2000年1月下岗,下岗后社保金一直欠缴至今。 根据1992年3月18日下发的宜府字[1992]19号《关于成立宜黄木竹工艺制品集团公司的批复》文件精神,“宜黄木竹工艺制品集团公司隶属县乡镇企业局管理,为国营预算外企业,实行多层次、多形式的经营体制”。经了解,该集团公司成立后一直未正常运行,也无任何资产,所招工人也未在该公司领取过工资,社保金均由个人自行缴纳。目前为止,该集团公司类似情况的有3人,日用木制品厂(大集体企业)在册的有9人。而钟国红当时作为原乡镇企业局的临时聘用人员,在聘用期间由原乡镇企业局缴纳了社保金,直到解聘。 三、处理意见 经到社保部门了解,目前尚未出台关于困难企业下岗职工社保金减免缴纳政策,中断缴纳社保金的职工可以补缴,但必须足额补齐所欠单位部分和个人部分及所产生的利息额。有关情况已与钟国红本人反馈了。 四、目前来信人动态及下步工作意见 经与钟国红本人见面及电话交流,也认同了由中小企业局负担单位部分的做法不妥,她本人的来信初衷也不是向中小企业局提出诉求,而是希望县政府能考虑她们这一群体的实际困难,出台相关帮扶政策,同时也希望能通过县中小企业局向县政府反映她们这一群体的实际问题。 行。

答复单位: 县长信箱  答复时间: 2016-10-31 10:38:46
   关闭